财新传媒
2017年06月19日 09:30

从路口的红绿灯看管制的效率

从路口的红绿灯看管制的效率
——一个简单的制度经济学实验
 
不仅红路灯,其他的管制和协调机制也一样。高层管得太多的话,基层自发的协调机制就失效了,总体的秩序和效率不一定改善。
 
本文成文于2015年6月4日。2017年6月14日中午遭遇严重塞车,原来是红绿灯又被修好,于是重贴这篇几年前的涂鸦小文。
 
上地南路是北五环外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在北京体育大学的北侧。这条路并不起眼,东起安宁庄西路路口,西至信息路,全长不过1公里。
 
这条马路本来并不繁忙,连......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2日 09:25

互联网金融是天使抑或魔鬼,为何独盛于中国?

互联网金融是天使抑或魔鬼,为何独盛于中国?
(本文写作于2014年4月8日)
 
美国互联网和金融都很发达,为什么没有结合在一起,发展出一个更加发达的“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兴起,根源在于传统金融服务的供给不足,以及金融管制带来的套利机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并没有一个如火如荼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兴起。互联网金融的准确概念,应该叫做“中国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从野蛮生长,高歌猛进,到风雨飘雨,避之唯恐不及,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历史的情景在不断变化,背后的逻辑却惊人的一致。回头看写于2014年初的系列分析,喟然长叹。理性与......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5日 16:44

两个魔鬼,总好过一个天使——从秦统一六国说起

两个魔鬼,总好过一个天使——从秦统一六国说起
本文成文于2012年5月23日。
 
尚在懵懂中时,就对秦统一六国那一段历史疑惑不解。教科书中自然是大加歌颂的,国家统一,战乱消除,人民从此安居乐业。但倘若如此丰功伟绩,为何秦朝只维持了14年?传说中春秋战国是个战乱的年代,民不聊生,可是为何我们知道的先贤大都产生于那个年代?民不聊生的话,怎么会产生那么多伟大的思想?
 
比较一下东西方历史,其实我们的老子,孔子,孟子和西方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们生长在差不多的年代,大约公元前600年到公元前300年这300年间。可是后来的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分岔:在欧洲,主要是在地中海沿岸,城邦文明之后是分......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31日 09:31

百姓日用即道——金融学和经济学的本质区别

香帅的《金钱永不眠》躺在行李箱里已经很久,这篇书评却迟迟无从下笔。作为香帅每篇文章的第一个读者和评论者,香帅的文章是了然于胸的。写这篇书评的难点,在于说几句自己认为新鲜的话。即便没有新的思考,至少也要有新的表达。
 
香帅曾经问我:什么是“金融学”?和“经济学”的区别是什么?作为一个经济系的学生,在曾在金融学上花了十多年的功夫,这应该是个简单的问题。然而,我却一直没有很好地作答。
 
脱口而出的回答,“金融”是“经济”的一部分。显然,这是个没有意义的回答,既没有说“经济”是什么,也没有说&ldq......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4日 17:16

城乡差距的产权基础

城乡差距的产权基础
本文成于2010年初,曾收入《中国经济增长的效率与结构问题研究》一书。
 
近代中国农村三大现象——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和亿万农民工进城——实质是中国农民突破残缺的产权制度,分享工业化成果的不懈努力。解决三农问题,需要推动新一轮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促进市场机制的进一步发展完善,促进城市化和城乡协调发展,为长期的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奠定基础。
 
【摘要】
 
农村是中国改革的发源地。家庭联产承包的推行,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这些自发的改革,充分反映了农民的智慧和创造性。
 </......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3日 11:17

我们离经典有多远?

我们离经典有多远?
本文成于2014年12月。
 
经典是如何写成的?一是一般的知识基础,二是经济学的基础,三是充分的经验基础。掩卷之际,正值中国“神秘论文工厂”曝光之时,叫人不得不感慨——在这个论文可以从流水线上生产的年代,我们距离经典,该有多么遥远?
 
1 重读张培刚
 
重读张培刚先生的《农业与工业化》,不禁再次为作者70年前的洞见叹服——
 
早在1945年,作者就看到工业化是“一系列基要的生产函数连续发生变化的过程”,这是把工业化定义为一系列的技术进步,比后来的经......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8日 09:16

领先时代半个世纪的先行者

本文成于2014年12月。
 
培刚先生关于工业化的定义令人眼前一亮:“一系列基要的生产函数连续发生变化的过程……不仅包括工业本身的机械化和现代化,而且也包括农业的机械化和现代化”。
 
听说张培刚先生的《农业与工业化》一书再版,当然要买来收藏。拿到新书随手一翻,培刚先生关于工业化的定义令人眼前一亮:“一系列基要的生产函数连续发生变化的过程”。看似不起眼,但是思来想去,这个定义真是匠心独运,妙不可言。考虑到这是培刚先生在1945年给出的定义,距今已经70年,就更加令人叹服了。
 
先来看常用的定义......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5日 09:32

剩余劳动力:流行的伪命题

剩余劳动力:流行的伪命题
本文成于2014年11月。
 
大师们的分歧,集中表现在对“剩余劳动力”这个问题的判断上。比较舒尔茨和刘易斯的理论,不难发现刘易斯的理论其实是一个静态的工业化理论,而舒尔茨的理论是一个动态的工农业协调发展理论。此外,早在1945年,张培刚在哈佛的博士论文就提出了和舒尔茨高度一致的一整套发展理论,比舒尔茨早了大约10年。
 
1 从刘易斯拐点说起
 
威廉·阿瑟·刘易斯是谁,估计很多人不是太清楚。但是倘若提到“刘易斯拐点”,那就妇孺皆知了。得益于我国特殊的城乡二元体制,“二元经济结构”这一概......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2日 09:22

禀赋约束下的经济变迁——读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有感

本文成于2012年3月。
 
在涉及第一推动力的时候,牛顿想到了上帝,“华盛顿共识”想到了政府。在这一刻,广为诟病的政府,似乎顷刻之间变为万能。“华盛顿共识”对于政府作用的认知,存在明显的自相矛盾。新结构经济学把市场建立的路径纳入考虑,是一个显然的进步。
 
本文是应金融40人论坛海明秘书长之邀,为林毅夫先生的新书《新结构经济学》作评。作为CCER的学生,为先生作评本轮不到我。然先生提出的这一“新结构”的概念,把经济理论与政策实践中的诸多重要问题串联在一起,实在有趣,借此机会好好学习之,便勉为其难答应了,只希望不要太误解先......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1日 14:40

农地入市:莫让试点成为拖延

农地入市:莫让试点成为拖延
本文成于2015年3月。
 
27年的等待不仅漫长,而且等来的并非一次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是一次谨慎的试探,应该说只是农地入市的“一小步”。令人不解的是,试点已经进行了将近20年,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为何还要一试再试?再退一步讲,试一试也无妨,为何如此谨小慎微?拖延的成本难道就不是成本吗?
 
日前, 全国人大常委员会授权国务院在北京市大兴区等三十三个试点县(市、区)暂时调整实施有关法律规定,开展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下放宅基地审批权、提高被征地农民收益比例的试点。试点自公布之日(2015年2月27日)起实施,到2017年底结束,为期接近三年......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8日 09:29

历史的反转:从被迫改革到主动改革

本文成于2015年1月。
 
回首1978年,农民吃不饱饭,没什么好失去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不惜冒坐牢的危险“分田单干”。反观现在,大家都温饱问题已经解决,要进行进一步的改革当然要瞻前顾后。无产阶级的革命意志最坚决,至于有产阶级嘛,当然是犹豫不决的。此时,政府主动改革,去除农民的顾虑,赋予发展新动能,就尤为重要。
 
前文说到,2014年作为新的改革元年,中央推动农村改革的步子是很快的。7月30号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和9月29号中央深改组审议的《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和《积极发展农......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3日 09:27

户籍改革和三权分置破冰 执行层面力度不足

——2014农村改革之惑
 
本文成于2014年12月31日。
 
下一步改革,要非常注重落实中的动力机制,并注意消除改革的阻力,否则方案再好也没用。
 
2013年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点燃了新一轮改革的希望,2014年因此被称为新的改革元年。这一轮改革中,农村改革的份量很重。三中全会的决议共16个部分、60条内容,包含336项改革任务,其中直接和农村、农业相关的改革不下50项,占比超过七分之一,可谓重中之重。
 
农村改革占这么大的篇幅,并不奇怪。
 
一来,......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7日 09:25

渐进式土改浮出水面:发展股份合作,促进要素流转

渐进式土改浮出水面:发展股份合作,促进要素流转
农村土地和户籍改革要解决的是两个根本的问题,一是地的问题,二是人的问题。改革的方向,则是完善这两大要素市场,促进土地和劳动力的流转,并以此来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和人民收入的提高,打破城乡二元体制,促进城乡一体化。
 
1 要素流转的第一步:经营权流转
 
前文( 渐进式土改浮出水面(上):启动流转,严防风险)讲到,这次中央深改组会议审议的《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勾勒出一个渐进式的土地制度改革思路:启动流转,严防风险。简要概括,就是要:
 
(一)以“发展现代农业,保......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4日 09:26

渐进式土改浮出水面:启动流转,严防风险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要以“发展现代农业,保障农业利益”为两大基本目标,以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促进经营权流转为基本思路,以严密防范改革风险为保障。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是农村改革的核心,不仅关系到未来农村的面貌、农业的发展、农民的出路,也关系到未来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潜力,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重点领域。
 
也许正是因为事关重大、牵涉面广、观点分歧严重,改革的思路一直不是太清晰。三中全会闭幕将近一年了,进展也不大。不过,在前几天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编者注:2014年9月)上,土地制度改......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0日 11:19

户改破冰:有档次之差,无身份之别

——「人·地·城」之 “剩余”的人 政策讨论 
 
公共服务均等,是户籍改革的实质。现实中,城乡公共服务不均等,财政力量捉襟见肘,成为阻碍户籍改革的重要障碍。是先有户籍改革这只鸡,还是先有“服务均等”这个蛋?争论不清,于是就拖着不动,实际上是拖延改革。
 
一个可行的思路,是先进行户籍改革,不强求马上实现公共服务均等,而是可以“有档次之差”,但是“无城乡身份之别”,然后依靠户籍改革释放的经济能量慢慢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否则,会一直陷入在“先有鸡还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2日 09:25

洪峰已过,景气中继——2017Q2宏观预测

洪峰已过,景气中继——2017Q2宏观预测
2017年1季度数据即将发布,料将延续16年下半年以来的强势。由于基数低的缘故,1季度GDP增速或重返7%,预计3月CPI继续平稳,预计在1.1% 左右,预计3月PPI与二月大致持平,略有回调,预计在7.5%左右。
1季度的宏观形势,可以概括为“经济增速超预期,企业利润猛增加,景气高位盘整,外围经济回暖”。前两个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大幅增长31.5%,远高于之前8-9%的增幅。PMI在高位盘整,中采制造业保持在 51.8的高位,财新PMI在51.2的高位。外围经济上,美国、欧元区、日本的经济都处于回暖态势,进出口总额快速增加,短期内对中国的出口有拉动作用。
2017Q1数据亮眼已成定......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0日 17:02

从抽象上升到具体:评京津冀一体化

城市化是一个很普通的现象。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向城市聚集,这个过程已经历经了两三千年。历史上的辉煌时代,如古巴比伦王国、古罗马帝国、唐宋盛世,都伴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和城市人口的增加。工业革命以来,制造技术、建筑技术、医疗技术的进步,使得生产对于空间的依赖减小,聚集受到的空间约束减小,人口聚集的速度加快、规模加大。
 
就是这么个普普通通的现象,近几年却占据了财经讨论的头条,反倒成了个有意思的现象。稍微梳理一下,不难发现原来我们的城市化不是自然而然的过程,而是受到重重约束。建国以后大约有30年时间,我们对城市化是持控制的态度的,对农民进城从户籍、就业、保障、子女入学各......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6日 09:27

「人·地·城」之 “剩余”的人 | 土改“拖”字诀

「人·地·城」之 “剩余”的人 | 土改“拖”字诀
股市上有一句话,“以时间换空间”,翻译到这里,就是“以拖延的时间,换改革的空间”。
 
春节回家过年,发现村里的房子都很大。二层的小楼比比皆是,三层的也不在少数,加上偏屋、门楼,每家每户大概都有四五百平米的样子。城里人看了,估计很羡慕——你看,村里空气好,水电也是通的,这不就是乡间别墅吗?
 
问起为何每家都这么大的房子,原来是传闻要拆迁。老家要修铁路,据说还要在运河边上修港口,建重工业区,当然要征地、拆迁。于是家家户户赶着盖房,等着大赚一笔。你看,一平米农房,简单一点成本也就300多,补偿怎么着要上千的,一平米就......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5日 09:33

“城市承载力”是无解难题吗?

“城市承载力”是无解难题吗?
城乡之间巨大的差距,凸显农村承载力的问题更加严重,农村更加不堪重负。讨论城市承载力问题,要时刻记住这一点。任何对农民工的抱怨,本质上都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最近“城市承载力”这一新潮概念引起关注。词下之意,城市在环境、能源、水、交通、医疗、教育等等方面的约束,意味着城市存在负载能力的问题,可以容纳的人口是限度的。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城市,可能会使城市不堪重负。
 
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很多城市都有污染严重、街道脏乱、交通拥挤等方面的问题。北京等大城市史无前例的大堵车,让人谈出行而色变,对“城市承载力&......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30日 09:26

人民币“脱钩”美元:新国际货币体系的开始

人民币“脱钩”美元:新国际货币体系的开始
“改革”是这个时代的图腾。新世纪以来,改革举步维艰,罕有实质性进展。 然而,个别有实质进展的改革,却被骂得最狠。这不是史海钩沉,是你身边正在亲历的历史。
 
“改革”是这个时代的图腾,是全民最能够接受的词汇。遗憾的是,新世纪以来,成功的改革其实不多,在国企改革、农村改革这样的重要领域,实质性进展寥寥,人们慢慢也就习惯了。然而,个别有实质进展的改革,却被骂得最狠。这不是史海钩沉,是你身边正在亲历的历史。
 
因为长期观察中国宏观经济,一直留意人民币汇率问题。原因简单,中国是个越来越大的开放经济体,汇率也越来越重要。很久以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