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2月13日 09:21

不堪重负的土地 | 土地测量的拼图游戏

不堪重负的土地 | 土地测量的拼图游戏
对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数据的一点儿猜想和拼图游戏。
 
1.数据不全,只能发呆
 
上周因为尝试估算我国的耕地供给弹性,我对着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即“二调”)的数据发了半天呆。发呆的原因,是数据很不全,和以前的数据很难缝上。所谓缝上,不是说数据不能变(否则二调就没意义了),而是要知道是怎么变的——哪里减少了,减少的部分补充到哪里了。“二调”调是要知年启动,2009年底初步完成,但数据迟迟没有公布,只在2013年12月发了一个《关于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主要数据成果的公报》,全文仅有1618个字,数据少得可怜。
 
......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9日 16:37

2016年宏观预测回测

2016年宏观预测回测
2016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楼下开了一家面包店。一口咬下去,这里的面包满是谷物的原香,没有添加剂的味道。更难得是,店里的咖啡也不错,没有变质咖啡豆的酸苦味。早上买一杯咖啡,一块新出炉的面包,回家煮一个鸡蛋,开始一天的工作,是很幸福的事情。
 
最难得是,店里的姑娘小伙子们保留着难得的质朴,看得出总是努力想把事情做好。辛苦工作的同时,努力保持着朴实的微笑。去得多了,自然脸熟,看到我排队就会把咖啡做好,省去等待的时间。拿着咖啡面包往回走,偶尔会想起海子的那句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6日 09:18

「人·地·城」之不堪重负的土地 | 耕地的弹性

「人·地·城」之不堪重负的土地 | 耕地的弹性
耕地的供给并非一成不变,而是有很大的弹性。地并不是没有,而是怎么用,在什么机制下用的问题。
 
1.土地的大账
 
在关于耕地保护的讨论中,很多人潜在认为耕地特别是优质耕地的面积是给定的,占一点少一点。因此,对于耕地,特别是基本农田,要严防死守,一步不能退让。这种说法出于保护耕地的目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
 
不过,现实中的情况,也不完全如此。土地面积固然是给定的,我国总共也就961万平方公里,要想多出来,除非去侵占别国领土,看来不大可能。但是,虽然国土面积是给定的,但其中的耕地面积只有20.3亿亩(135万平方公里,“二调......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6日 08:51

「人·地·城」之那地 | 以地养老的幻象

「人·地·城」之那地 | 以地养老的幻象
年轻的孩子大多进了城,城里收入高很多,他们也不愿意回来,以地养老就很难成立了。
 
反对土地确权、流转的声音中,有一种常常引起人们的同情,就是一旦农民失了地,就没有了最起码的保障。这里面的意思,是说农民在城里贡献了他们的青春,年老力衰了,还可以回到农村,依靠土地度过晚年。年轻的农民工在城里打工打不下去了,也可以回到农村,依靠土地获取温饱。
 
这说法可谓是用心良苦,看起来似乎是为了农民着想。可是,只要稍微想一下,“城乡二元”的思维定势也是清楚不过的。不妨问一句,为什么城里人就不担心没工作?城里人失业了为什么不“回”农村?......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3日 09:42

「人·地·城」之那地 | 辨析“土地是财富之母”

「人·地·城」之那地 | 辨析“土地是财富之母”
在传统农业社会,土地的重要性更显著一些。而在现代社会,劳动的重要性更显著一些。
 
1 土地是“财政”之母
 
不知从何时开始,“土地是财富之母”这句话很流行。说来有点奇怪,这本是一句很古老的话,而且是舶来品,源自经济学的祖师爷威廉·配第(1623-1687)。转念一想,也不奇怪。近年来土地这么值钱,各种关于土地价值的说法当然会流行。只要顺手合用,马尔萨斯,配第,都会被翻出来。何况这是古典作家的话,看起来历史久远,很有智慧的样子。
 
图1展示了两组数据,一组是2001年来各年的土地出让金,另一组是各年的地......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6日 09:34

「人·地·城」之城乡二元 | 谁动了18亿亩唐僧肉?

「人·地·城」之城乡二元 | 谁动了18亿亩唐僧肉?
“农民集体代耕”的制度固然“巧妙”地削弱了农民对于土地的产权,实现了国家对土地的控制,但同时也把9亿潜在的孙悟空变成了9亿占山为王的美猴王,不但不保护唐僧,有机会还会挖一块唐僧肉尝一尝。
 
1.从“最严格耕地保护政策”说起
 
留意过我国土地政策的人,大概都知道这样一个词汇:“最严格耕地保护政策”。查一下资料,这个提法应该是十六届三中全会上胡锦涛首次提出来的。在2004年和2006年国务院颁发的有关土地管理的文件中,出现了“最严格土地管理制度”的字样,耕地保护应该是“最严格土地管理”的重要内......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2日 09:29

“代耕”制度下的土地城市化

在“农民集体代耕”下,农民只是代为耕种的,国家需要的时候可以把地拿回去。而且,政府是唯一能做这个“买卖”的人,没有人能够竞争的。
 
1.1998年以来的背景:房改、入世、浮华
 
前文讲到,农村土地的所谓“农村集体所有”,其实是“农民集体代耕”。这一“代耕”制度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1956年开始的人民公社。1988年《宪法》和《土地管理法》修订,其实有了松动的可能性。当时提出“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只待国务院出台一个转让的办法。但是到了1998年《土地管理法》修订,农村土地使用权的转让,又被......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9日 11:54

「人·地·城」之城乡二元 | 是“农村集体所有”还是“农民集体代耕”?

1 名为“农村集体所有”,实为“农民集体代耕”
 
前文花了很大篇幅,解释农村土地的使用权为何不能转让。其中的症结,是1998年修订的《土地管理法》,限制了这一权利。至此,城乡二元,不仅是所有制的二元,更是转让权的二元。因为使用权不能流转,农村集体土地的价值就大打折扣。这对于区位上有优势,适宜转变为工商业用地的土地来说尤为重要。
 
那么“二元”土地之间有没有一个连接的通道?当然是有的。其实,有了一个分割的“二元”,就有了一个套利的机会。要是没有一个连接的通道,那太浪费了,太可惜了。而且,这通道最好是唯一的......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6日 15:20

产权的缺失,是农村落后的根源

产权的缺失,是农村落后的根源
「人·地·城」之城乡二元 | 农村土地产权太弱的法律根源
在文章“征地冲突的根源:农村土地产权太弱”讲到,近年来农村征地时常发生冲突,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农村集体土地的产权太弱,征地其实是对农村土地的“强买”。既然是“强买”,定价机制就不会太合理,利益分享也就不会太合理,冲突就难免了。那么,说农村土地产权“弱”,是相对于什么而言的?当然是相对于“城市土地”。
 
现行的土地制度,可用“城乡二元”来简单概括。所谓“二元”,即农村土地“集体”所有,......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3日 09:32

中国利率市场化船行浅滩,援军在哪儿?

中国利率市场化船行浅滩,援军在哪儿?
【按】这是一篇两三年前的旧文,当时金融改革意气风发大步推进,一片文成武德的颂扬之声,我写下这篇不合宜的文章,提醒,改革是配套工程,一个部门的改革孤军深入,难免船行浅滩……三年后回看,一语成谶。上喜功,下必投其好。唯留叹息。
 
利率市场化接近尾声
 
5月1日,论证达十年之久的存款保险制度正式实施。5月10日,央行宣布自2015年5月1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同时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这次上浮区间扩大以后,存款利率已经实现差别定价,标志着利率市场化接近尾声。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9日 14:44

征地冲突的根源:农村土地产权太弱

偌大的中国,其实只有两块地方,一块是城市,一块是乡村。
 
诺大的中国,有两种人,一种是城里人,一种是乡下人。
 
城乡二元,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1 征地冲突时有发生
 
清明回乡扫墓在田头和老乡聊天,说起邻村征地,几位乡亲竟被打成重伤。问起缘由,才知补偿真的不算高,一亩农地29600。苏北老家人均地少,也就1.2亩的样子,这样人均才35000多块。这点补偿款对于主要靠进城打工的人家不算什么,但是家境贫寒一点的老乡就事关重大了。面对失地的恐惧,看着不多的补偿,矛盾自然就难免了。可是征地的人代表当地政府,......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4日 14:17

「人·地·城」之城市印象 | 台北印象

「人·地·城」之城市印象 | 台北印象
第一次来台北,感觉很不同。
 
台北没有传说中的繁华,远没有北京、上海的喧嚣与奢华。与香港比,也显得安静许多。和内地的一线大城市比,这里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不过,飞驰的机车的噪音,时时在耳边响起,提醒你这里是一个大都市,也有那么多的浮躁。
 
高耸的101大楼无疑是这座城市的地标,在85层的餐厅可以看到片片水云在脚下缭绕。放眼望去,可以清楚看到原来台北地处一个小小的盆地之中,四面环山,直径也就20公里的样子。
 
登高望远之后,更容易意识到台湾是一个狭长的小岛,且一条海拔4000多米的山脉贯穿南北,找到大片的平地......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9日 14:31

寻找人民币汇率的分析框架

最近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再次成为全民关注的热点。作为货币的相对价格,汇率牵涉的因素很多。中国又是个大经济体,人民币汇率和全球各国的政治经济形势都有关。可能正因为如此,目前业界和学者的讨论中,观点差异很大,各说各话,很难达到共识。比如说,很多人都认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相对较好,不支持人民币持续大幅贬值。可是,同时又认为存在严重的贬值预期。如何理解这样显而易见的矛盾? 我想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缺乏一个统一的、有效的分析框架。如果只看其中的一部分,容易盲人摸象。
 
汇率是货币的相对价格,只能在一般均衡的框架里决定。如果有些研究者不认可在汇率研究中使用“均衡”的概念,那......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7日 14:55

「人·地·城」之城市印象 | 昆明印象

「人·地·城」之城市印象 | 昆明印象
据说,知识生产是一种很奇特的工作,需要特殊的投入品。衣能蔽体,食能果腹固然是人类生存的基本要求,在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心情愉快,思想自由,这样才会有知识的生产力。
 
步出昆明机场的一刹那,心情立即愉悦起来。蓝天,白云,绿树,清新的空气,对于习惯于北京的污浊的人来说,真是莫名惊叹了。说这里的空气新鲜,是不打一点儿折扣的,儿时家乡庄稼地和青草的味道,似乎又弥漫在鼻腔。在前往市区的路上,一直陶醉在这样的愉悦中。
 
到了昆明,自然要去看看西南联大的旧址。住的地方,是云南师范大学的招待所,西南联大的旧址,也在师大校园里,下了招待所的楼,几乎就到了。......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5日 09:53

深圳:无家可归的城市

深圳:无家可归的城市

深圳是个年轻、没有包袱的城市,似乎总是充满活力。  

  1.善意的忽视
  记不清从何时开始,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写一点对当地的印象,有点到此一游的意思。也就是不多的几行文字,记录一点零星的感受。下笔的原因不得而知,往往也就是有感而发,或者也是因为旅途喧闹,人易疲劳,写作可以让人安静,也算是一种休息。
  深圳是个例外。往来深圳很多次了,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写一点深圳印象。昨晚下楼散步,蓦然想起来,自己亦是惊诧不已。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3日 09:36

从“泡沫”中寻找理性——房地产市场观察

中国房地产市场表现出“在约束条件下的极度理性”。约束条件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城市聚集趋势不会改变,大城市供地很难增加,和房产税不易推出
 
  住房是居民财富中最重要的部分,关乎大家的切身利益,一直都是广受关注的话题。
  2015年以来,央行的“降准降息”政策和地方政府接连推出的限购限贷政策使得房价的变化显得更为扑朔迷离,关于房价走势的预期专家们也各有说法,市场普遍弥漫着焦虑情绪。
  基于这一背景,2016年11月17日,在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协办、香港东英金融集团与上海淳大集团......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8日 15:05

城市是容器,还是磁体?

城市是容器,还是磁体?
——城市的起源(11)
 
哪些地方能够“有容乃大”,成为吸引人们来定居的“磁体”,并且让人们“不愿离去”,化“他乡”为“故乡”,将决定未来中国城市经济的版图,亦将决定中国经济进一步成长的潜力。
 
在圣城耶路撒冷的山坡上,赫然排列着数不清的、整齐的墓碑。看起来,当地人并不怎么避讳死亡。陵墓和墓碑排列在城外的显眼位置,甚至主要道路两侧,并不是耶路撒冷特有的现象。经济史家刘易斯·芒福德在《城市发展史》中也记载,在古希腊、古罗马的城市之外,来访者首先遇到的,也是一排排的陵墓。在通往......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30日 15:09

一线房价无泡沫

  资产的高估值和高波动将会成为这个时代的普遍现象,中国房地产当然不例外。
  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用来形容今天的房价,似乎再合适不过。北上广深一套安居的小窝,价值要好几百万。在高企的房价面前,不管是IT狗,还是金融狗,似乎都是刍狗。天之骄子的大学生还没毕业,就被房价吓傻了眼。用不了多久, 房奴会成为褒义词。有资格做房奴,至少也得有套房吧?
  房子成为全民话题,是可悲可叹的事情。即便在原始社会,人类砍树结草,茅屋蔽体,亦不是难事。万年以后的今天,年轻人为了几个平米折腰而不得,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当一代青年的青春无处安......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8日 17:07

加入SDR 会让人民币大跌?别想太多了!

加入SDR 会让人民币大跌?别想太多了!

人民币加入SDR的决定,于2015年11月30日做出,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很边缘化的SDR,也借此被人熟知。IMF也借着人民币,怒刷过一次存在感。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0日 11:09

远观 | 此间的少年:未名湖畔好读书

远观 | 此间的少年:未名湖畔好读书
据说回忆是“初老”的征兆。这些天恰逢开学季,走在未名湖畔,看着熙熙攘攘的年轻,兴奋、又迷茫的脸,忍不住想起了十多年前的自己。时间如白驹过隙,此间的少年,已有渐生的华发。
唯一不变的,是未名的湖水,仍有皓皓之白,游于江潭,行吟泽畔。
谨以这篇关于求学、读书、研究的小文送给从前的自己,未来的你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