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5年前齐鲁晚报对许纪霖的采访,很有启发,摘录如下:

1) 梁漱溟:“我不是学问中人,我是问题中人”。

2) 王元化:“好的东西是有思想的学术和有学术的思想”。

3) 互联网讨论从BBS开始,后来是微博,再后来是微信。这三个阶段,可谓“每况愈下”。

4) BBS时代是知识分子主导,微博时代是大V、意见领袖主导,微信时代是网红主导。

5) 知识分子和意见领袖不一样,知识分子要有知识,意见领袖不一定有知识,他有意见,有倾向性的看法。有倾向性的看法如果能用140个字说得很漂亮、很刺激,它就有影响力,让很多人有同感。而微信是网红的时代。网红追求什么?流量。

6) 互联网上的讨论,背后有商业逻辑支配。这种商业逻辑内在于互联网之中,却和知识分子的品格格格不入。

7) 知识分子唱主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要期待知识分子有多大影响。知识分子在我看来,已经身处边缘。

8) 知识分子以的知识和良知说话,不是以流量为优先,这个底线破了,就不再是知识分子,就是网红或者想做网红的人。再怎么标题党,也不能违背原意或者核心思想。

9) 我现在越来越不太愿意用启蒙这个词了。启蒙预设了先知先觉和后知后觉两种人,而今天是一个互动和分享的时代,是通过公共讨论来澄清问题。

10) 启蒙是印刷时代的产物,网络时代已经不能用传统意义来谈启蒙了。

11) 如果一定要说启蒙的话,它一定是双向的,并不存在一个等级结构。现在的知识分子,需要把架子放下,不要把自己放在启蒙的位置上。

12) 对知识分子提出比自己更高要求的人,是在逃避自己的公民责任。

13) 知识分子唯一别人不具有的责任,是在一般人搞不清楚的专业领域。

14) 知识分子只是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并不是一个实体。

15) 太近的东西看不清楚,只有有一定距离了才看得清楚。有距离的历史看清楚了,对现实反而了解更透彻。

16) 知识是系统的,资讯是破碎的。很多人以了解资讯的方式去读书,获得的是支离破碎的资讯,而不是具有价值观、世界观和整体感的知识。

17) 大时代是有一个整体的、共鸣的、乌托邦式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大时代已经不可能了。

18) 未来,年轻人会越来越致力于小目标。传统知识分子那种整体性的东西,年轻人那里不会再有。

 

话题:



0

推荐

徐远

徐远

446篇文章 24天前更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现世读书人,北大教书匠,身隐于闹市,心遁于远方。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