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评张斌《从制造到服务》
 
初识张斌,是2008年底。那时我还在McGill教书,回国踩盘子,为回国做准备。恰逢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CCER)和社科院世经政所联合开个会,讨论经济形势与政策选项。我以前是CCER的学生,就旁听了这个会。记得当时张斌在场,但是几乎没有说话。作为余永定门下“四大才子”之一,非常低调谦逊,眼缘颇佳。
 
后来回国后,一天黄益平老师叫住我,说给我介绍两个人认识,一位是张斌,另一位是王海明(CF40论坛秘书长)。那两年参加CF40的一些会议,学习参与讨论,受益颇丰。张斌也在这个论坛,就慢慢熟悉起来。后来慢慢淡出了CF40,不过和张斌的讨论一直延续下来。
 
张斌讨论问题,不讲究花拳绣腿,而是直面重要问题,重拳出击寻找答案。一套罗汉拳打天下,散发着武林霸主的底气。恰恰这位霸主又很恬淡,不在意江湖事,着实招人喜爱。
 
摆在案头的这本《从制造到服务》,是张斌的第一本专著,也是张斌学术气质的绝佳体现。全书205页,但是去除两个附录之后,只有162页(不算序言)。据我所知,这162页,是张斌从2019到2020,耗时大半年写出来的,平均两天写一页,可谓字斟句酌。
 
 
这本162页的小册子,重点想回答一个问题:中国经济如何实现转型?
 
这个问题显然很重要,任何思考中国宏观经济的人,都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同时,这个问题也很大,大到很难回答。由于涉及的因素多,误解也多,就更难回答。
 
张斌的思路,是化繁为简,分两步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步,我们目前的经济现状,动作有没有走形。通过和现有的发达国家对比,发现我们的发展路径,在经济结构的意义上,属于典型的“标准动作”。“标准动作”这个词很关键,说明尽管我们面临诸多困难,但是中国经济并没有偏离航道。
 
列夫·托尔斯泰有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还没有偏离航道,说明中国经济依然属于“幸福的家庭”这个行列。很多人担忧中国经济的前景,对这句话可能不以为然。我的理解是,担忧是可以的,但是要有立得住的依据。
 
很多人的担忧,来自相对于理想中的完美路径的落差。实际上,完美路径从不存在,不应成为我们的比较对象,经济发展永远是在荆棘中前行。事实上,现在的发达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很多困难,当时的人也很担忧。只不过,他们的担忧,我们不理解,因为鞭子不打在自己身上,是不疼的。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一定很曲折,充满意外,我们很难预判。任何预设的路径,都最多是一种假设。现有发达国家的发展路径和经济结构,是我们唯一知道的参照对象。在这个意义上,既然至今为止的路径都是“标准动作”,就不需要过度担忧。话说回来,担忧有用吗?
 
还有一些人的担忧,来自目前中国经济结构的不完美。这种不完美,主要是和发达国家比较而来,比如消费不足,依赖出口,依赖投资,技术瓶颈很多,资本市场不完善等等。这些问题,需要具体分析,不需要急于下结论。张斌有句话很有意思,小孩子成长过程中经常有感冒、发烧、拉肚子,这些都是问题,但不是孩子发育的短板,而是孩子发育中的正常现象。中国经济是成长中经济体,不能和发达经济体直接对比。要比,也应该和他们发展过程中的情况比。
 
第二步,张斌在至今为止的正常路径上,寻找我们的“短板”。如果这个短板能补齐,我们就可以期望标准动作能够持续下去。从经济结构变迁的角度,我们处于《从制造到服务》的转型中,这个转型有两个主要的短板。
 
第一个短板,是服务业比重偏低,比如教育、医疗、技术服务、社会保障这些行业。服务业的特点,是需要大量知识技能,积累起来很慢,因此技术进步也慢。随着工业化的趋于完成,经济中服务业占比越来越大,经济增速下行也是必然。
 
第二个短板,是第二、三产业的就业占比总体偏低。这个短板折射的,实际上是城市化滞后,大量农民工不能在城市里落户,并纳入正轨就业。造成的后果,是供给侧要素积累不足,需求侧消费需求不足。供需两不旺,进一步经济发展当然很难。
 
其实,这两个短板是高度相关的,服务业的滞后和城市化的滞后,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回事。城市尤其是大城市,是知识积累和技能培育的温床,是发展服务业的容器。城市发展起来了,知识和技能就会累积,服务业就会发展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讲,张斌的《从制造到服务》的转型,和我之前写的《从工业化到城市化》的转型,内在逻辑是一致的。也许正因为如此,我看到这个题目就觉得很亲切。
 
城市是复杂生命体,未来的转型不会容易,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如何用一条线串起来,帮助我们把握方向呢?张斌提供了一个视角:消费升级。张斌的原话是:“消费升级是推动从制造到服务经济结构转型的原动力,正是在这股力量驱动下,消费支出结构、产业结构、人口流动和城市形态一幕幕变化随之而来”。
 
这句话想表达的意思有点多,可以拓展成一本经济转型的书,我给一个简单的版本:我们的经济转型,无非是产业升级,而大经济体的产业升级只能靠消费升级来拉动。这是因为,在外需增长空间有限的背景下,内需是拉动经济的主力,而内需中,投资需求也最终服从于消费需求,否则会变成无效投资。因此,消费需求的升级,是拉动投资,拉动内需,拉动产业升级的最终原动力。
 
换个角度说,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产业升级是供给面,消费升级是需求面。人们的需求是无止境的,满足这个需求就是产业升级。以前的需求主要是食品和制造品,因此农业、制造业为主,以后的需求主要是服务,因此我们面临《从制造到服务》的产业升级。
 
那么,如何进行消费升级?抓手还是城市化。比如说现在的需求短板,教育、医疗、技术服务、社会保障这些,还是要在城市里搞容易些。人们认可的优质学校,包括大中小学,都在城市里。高质量的三甲医院,都在大城市里。高技能的工人,也都在城市里。原因很简单,城市聚集人口,扩大规模,分摊高质量服务的成本,使得高质量服务成为可能。农村没有聚集和规模优势,无法提供高质量的服务,也不促进知识技能的积累。所以,经济转型的抓手,只能是进一步的城市化。城市化不发展,消费就无法升级,也就无法带动产业的升级。
 
汉语是奇妙的语言,不经意间留下密码。“城市”由“城”和“市”组成,城是硬件,对应制造业,“市”是软件,对应服务业。以前我们修城,以后我们建市,这就是产业升级。没有城市这个容器,消费升级、产业升级、技术升级都无从发生。中国经济的转型能否成功,就看城市化能否推进。
话题:



0

推荐

徐远

徐远

445篇文章 116天前更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现世读书人,北大教书匠,身隐于闹市,心遁于远方。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