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Q1
 
徐老师,请教一下,之前在老师的投资课中看到关于如何挑选债券一节里面更加推崇的是债券基金,而这两次加餐更加推荐的是直接购买国债。请问是否对行情的判断发生了什么变化?
 
答:我分三层来回答这个问题。第一,对行情的判断并没有变化,购买债券的最佳方式有变化。第二,普通投资者买股票或者债券基金,可以避开挑选单个资产的困难,而且可以利用专业基金公司的能力,以及通道等优势,获得较高回报。之前我不建议买债券,建议买债券基金是基于这一考虑。第三,具体到债券投资,一个实际情况是我国债券ETF市场还没有发展起来,主动管理的债券基金的收费比较高,而且基金抱团严重,很难获得超额收益,买基金的相对优势不大,扣除管理费之后的优势更不大。
 
基于这一考虑,我收集整理了一些可以像股票一样买卖的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在之前的加餐中给大家做了表格,供查询和参考(详情参见《徐远的投资课》特别加餐)。考虑到国债和金融债是安全资产,主要受宏观因素驱动,基金的优势不明显,大家投资债券可以考虑直接买这些债券。
 
Q2
 
徐老师继续坚定看好债券市场吗?
 
答:关于债券的观点没有变。如果有改变,不再看好国债,我会在公号上公开说。事实上,最近的经济和金融数据支持之前的预判,国债价格回落之后已经有所反弹。
 
另外,稍微修正一下,我看好国债,建议规避信用债,详情参见课程有关部分。
 
Q3
 
徐老师这段时间一直在讲债券,如果投资债券要大概持有多长时间?
 
答:我说的投资都是长期,至少1年以上,一年以内的波动,受很多因素影响,很难判断。具体到债券,我是从2020年8-9月开始看多债券,预计到今年末(2021年末),趋势应该能够体现出来,应该有明显收益。
 
Q4
 
徐老师您好,国开债是否值得配置?同等年限下的国开债到期收益率要明显要高于国债,也有很多场外的十年国开债基金,管理费也很低,能否替代十年国债的基金?
 
答:国开债可以配,信用等级等同于国债,课里详细讲了。具体操作上,有一些长期国债和国开债,可以像股票一样买卖,很方便。
 
Q5
 
作为城市股票的房产的估值一直就很恐怖,可以用房产估值的逻辑重新看股市吗?
 
答:房产的估值,大家一般说的是租售比,也就是租金和售价的比率。中国大城市房产的租售一直很高,经常在60-70倍,甚至更高,所以你说房产的估值很恐怖是对的。
 
用房产估值的逻辑重新看股市,这个要分解开来看。房产的特点是安全,市场是按照安全资产来估值的,对标的对象是长期国债。而且房产还抗通胀,在这个意义上房产比国债还安全。作为比较,股票是风险资产,很多股票的风险还很大,因此笼统说用房产的估值逻辑看股票是有问题的。
 
现实中,有的股票成长性很好,护城河很宽,因此估值很高,看起来和房产有点像。但是这个高估值是对成长性和护城河的估值,不是对安全性的估值,背后的逻辑还是不太一样。
 
Q6
 
老师,我定投了沪深300和创业板指,还有必要再定投上证50吗?
 
答:一般而言,我不建议定投上证50。上证50以超级蓝筹为主,很多是大国企,总体涨幅严重依赖于国企改革的推进,而国企改革是非常难啃的骨头。进一步,你已经定投了沪深300和创业板指数,就更不需要定投上证50了。
 
另外,定投是长期策略,短期不一定有效,一般要3年以上见效,而且频率不要太高,一般以月度为宜。详细讲解,参见课程有关章节。
 
Q7
 
徐老师,可选消费一般包括哪些行业呢?
 
答:必需消费和可选消费是按照消费弹性来区分。必需消费弹性小,就是需要的时候“不得不买”,在经济周期中波动小,比如食品饮料、中低档服饰、普通化妆品、医药等。
 
可选消费弹性大,可以选择推迟消费或者不消费,在经济周期中波动也大一点,比如汽车、家具、家电、高档服饰、高档电子产品等。这些消费品一般单价较高,消费频次较低,而且与政策和行业革新相关性较强,周期波动较大。
 
Q8
 
徐老师好,关于国债期货的购买,不明白如何获取趋势的收益(比如国“十年国债2106,T2106”在21年6月系统就自动交割了,是不能长期持有的,因此疑惑:该如何才能较长时间持有,赚取趋势的收益?)
 
答: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参与国债期货时间不长的同学可能都有这个疑问,我分四步回答您。1)如果您投资经验不足,不建议您参与国债期货。国债期货有很高的杠杆,波动很大,很容易影响您的正常工作、学习、生活。2)有经验、决定参与的同学,一定要控制杠杆10倍以内,防止波动风险,挣趋势的钱。3)具体到展期,一般要提前大约一个月展期,比如在五月的时候把t2106换成t2109,这就是展期。4)到了8月,如果继续持有国债期货,要继续展期,也就是把t2109换成t2112。以此类推。
 
Q9
 
是不是意味着分析人的心理,比如行为经济学,才是通往圣殿的道路?(注:这个问题与马歇尔的话有关,马歇尔的原话是:经济学的圣殿是经济生物学,而不是经济动力学。参见4月16号推文和我的注释。)
 
答:古典的经济思想家,比如亚当斯密、卡尔门格尔、马歇尔,把经济学当作研究人的行为的科学,并没有作现代经济学的很多假设,比如理性,再比如利益最大化。从广义上讲,经济学就是人的科学,所有经济学都是行为经济学。
 
狭义的行为经济学,是1970年代兴起的,基本的范式有两个。一个是“认知心理学”借鉴概念,研究人的行为的非理性成分,借此解释一些经济现象。另一个是从市场摩擦入手,放大人的非理性行为。因此,狭义的“行为经济学”发力点在于“非理性”或者不完全理性,对应的是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假说。目前看,这一分支学科还在摸索阶段,还不是真正的“经济生物学”。马歇尔谈的经济生物学,是一个系统的演化论的概念。
话题:



0

推荐

徐远

徐远

436篇文章 1次访问 8小时前更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融学副教授。现世读书人,北大教书匠,身隐于闹市,心遁于远方。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