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远 > 高房价压低生育率

高房价压低生育率

这是十年前旧文,首发于FT中文网。当时偶然发现“大中华地区低生育率之谜”,进一步梳理得到“东亚低生育率之谜”。
 
最近七普数据、三孩政策相聚出炉,生育率下降引起关注。更有一些互联网公司限制加班,据说也是鼓励生育的一部分,也是令人啼笑皆非。
 
十年前提出“高房价压低生育率”,并没有说房价是降低生育率的唯一因素,而是说年轻人资源本来有限,买房压力大之后,用来生儿育女的资源就更有限了。在复杂的生育决策中,这个因素应该是有的。
 
婚姻、生育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决策,反应的是复杂的社会结构、社会治理。除了房价这一看得到的重要约束之外,职场发展、育儿成本、教育成本、文化观念等因素也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如果真想促进生育,为未来储备宝贵的人力资源,需要社会结构、社会治理的全面改善。
 
倘若比较一下全世界各国的生育率,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全世界5个生育率最低的国家(地区)都是华人社区:中国大陆(1.22)、新加坡(1.09)、香港(0.97)、澳门(0.91)、台湾(0.90)——括号中的数字表示一个妇女平均生的小孩的个数,这个排名包括了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除了梵蒂冈,一个只有五百多人的小国。
 
作为比较,世界平均生育率为2.5,OECD国家平均为1.7。人口自然替代生育率,即保持人口总数稳定的生育率,为2.1。也就是说中国的生育率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远低于保持人口稳定的水平,也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上述数据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概况(The World Factbook),其中中国的数据可能有争议。1.22这个数来自2000年的人口普查,一经宣布就引起争议,后来修正为1.8左右,上调了48%。根据刚刚进行的人口普查,人口学家估计中国的生育率在1.3-1.5之间,依然不高。
 
一些横向比较可以帮助说明上面数据的含义。一个办法是把中国发达地区的大城市如北京、上海与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等地比较。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北京、上海的生育率分别为0.67和0.68。如果按照全国的标准上调48%,也都只有1.0的水平,和香港、新加坡差不多。
 
另外还可以和一些主要国家进行比较。发达国家中美国高一些,有2.05。法国也不错,有1.89。其他的欧洲发达国家就不高了。讨论中经常提到的低生育率国家是俄国,其生育率是1.34。其他的一些东欧和前苏联国家的生育率也都不高,大6概在1.2-1.4的水平上,但是还是比“大中华地区”的台湾、香港等地要高一些。
 
基于这些数据,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大中华地区低生育率之谜”。另外东亚邻国韩国、日本的生育率也极低,分别为1.22和1.27。考虑到这一点,似乎还有一个“东亚低生育率之谜”。
 
生育率的一个普遍规律是随着收入上升而下降,而中国的收入还很低,也就是说生育率可能继续下降。倘若下降到北京、上海的水平,那么不难想象的一个情景是,在不远的将来,我们的大街上满是白发老人,五六十岁的都算年轻的,很难看到青年和儿童。
老龄化将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
 
华人儒家传统源远流长,向来重视子女,怎么会不愿意生小孩呢?如何理解这个谜,令人破费脑筋。笔者翻阅文献,可能的解释似乎有两个。
 
一是人们更加重视孩子的质量,而不是数量。因此少生孩子,但是生一个就养好一个,给他(她)最好的食物,最漂亮的衣服,最精巧的玩具,念最好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二是妇女的受教育水平上升,就业率上升,工资也上升,因此生小孩的时间成本增加了。事业和孩子难以两全,有些人只好选择少生甚至不生小孩了。
生育成本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这两点都有道理,但是不能帮助解释我们的“东亚低生育率之谜”,因为别的国家同样也面临这些问题。事实上,这些理论是西方的学者提出来解释发达国家的生育率随经济发展而下降的。可是为什么东亚的生育率如此之低呢?这两个理论都无能为力。
 
笔者再翻文献,发现美国经济研究局2011年10月的一份新研究很有启发。该研究发现,1995-2007年间,房价上升导致已经购房者的生育率上升,尚未购房者的生育率下降,原因在于尚未购房者的财富需要在买房子和生孩子之间分配,而已经购房者的房产增值可以帮助生孩子。
 
一语惊醒梦中人,难道东亚的这些国家不都是经历过严重的房地产泡沫的吗?台湾,日本,韩国,哪一个不是在1980或者1990年代经历过较为严重,甚至非常严重的房地产泡沫?香港的房价一直处于高位,就更不用说了。新加坡的穷人有公屋住,可是公屋里的空间局促,大概不会生太多小孩。本来嘛,小孩子生下来需要房间,也需要空间来玩耍。没有房子就结婚,丈母娘不同意,也不完全就是嫌贫爱富。
 
那么中国呢?中国的房地产改革在1998年启动,房地产价格的上涨也是最近几年的事情,而生育率下降在1990年代就开始了,房价对生育率有影响吗?第一反应是没有,因为从时间上看有犯罪嫌疑人不在现场的证据。再想一想可能还是有。房改开始前,大家都住得局促,倘若有个宽敞的好房子,一定有人愿意出高价买。换句话说,当时的住房制度下,没有商品房供应,但并不能关闭人们的购买意愿。这个隐形的购买意愿,决定了一个看不见的隐形房价。这个看不见的价格,可能是很高的。这就像计划经济下稀缺物品的黑市价,高的离谱。
 
根据美国经济研究局这份研究的测算,房价上涨10%,导致生育率下降1%。以2005年以来中国的房价大概翻了两番计算,生育率就会下降30%。倘若以前是1.7,则下降到1.2;倘若以前是1.5,则下降到1.05;倘若以前是1.2,则下降到0.84。不管怎么看,这些数据都让人很纠结。当然,中美情况不同,只期盼着美国的规律对中国的事情未必有解释力,有的话解释力也未必有这么大。
 
生儿育女是年轻人的头等大事,生育率下降应该不是房价上升一个因素导致的,而是受到各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年轻人因各种原因而不堪重负,生不起孩子的因素大概是有的。年轻人念书不容易,找工作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存钱娶媳妇也不容易。生孩子,养孩子,那是要花很多钱的。倘若还要背一个房子,动不动就价值大半辈子的薪水,推迟生育、少生孩子大概已经是好的了,不生也不是没可能。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活得怎么这么辛苦。
 
写于公元2011年10月27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