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远 > 比尔·盖茨:还没有任何系统应对病毒暴发

比尔·盖茨:还没有任何系统应对病毒暴发

 
新冠肺炎的暴发,使得今年春节不比寻常,有可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全民宅在家里的春节。全国性的防控措施已经开始,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病毒。宅在家里,注意防护,是我们每个人能做的贡献。
 
疫情过后,希望我们能从中吸取教训,早做准备,做系统性准备。不要以后的每一次疫情,都是措手不及。
 
转发的是比尔·盖茨2015年的一次TED演讲。当时的背景,是非洲埃博拉病毒暴发,夺去了上万人的生命。盖茨直言,流行病已经取代核战争,成为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而令人担心的是,人类对于流行病预防的投入太少了。
 
社会防疫,考验的不仅是医疗技术,更是综合社会治理。希望这次疫情,最终会促进综合社会治理的进步。
 
演讲实录:
 
当我还是小孩时,我们最担心的灾害是核战争。所以我们在地下室有个这样的筒子,装满了罐头食物和水。当核战争暴发时,我们就要躲到地下室去,蹲低身子并靠那个筒子维生。
 
今天的全球灾难最大的危险看起来已不像这样了。事实上,会像这样。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几十年里可以杀掉上千万人,那更可能是个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部分的理由是因为我们在核威慑上投注了很大的精力和金钱。但是我们在防止疫情的系统上却投资很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下一场大疫情的发生。
 
让我们看看埃博拉病毒。我相信大家在报纸上都有读到这样的新闻,充满了许多艰难的挑战。用我们追踪消灭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的案例分析工具,我仔细地追踪这病毒的发展。随着疫情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问题不在于我们没有一套可以使用的系统,而是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系统。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有几个很明显的不足。
我们找不到一群准备好了的流行病学家,能去疫区看看病理和病情发展。病例都是由纸上报道传来的。信息传上线时已经很晚了,此外还很不准确。我们也找不到训练有素的医护小组。我们没有一套让人们严阵以待的方法。目前,“无国界医生”在动员志愿者上做了很大的贡献。但即使如此,我们调动数千名工作者到疫区的速度还是十分差强人意的。大的疫情会需要我们动员数十万的人员,但我们没有任何人在研究治疗的方向。也没有人在看诊断的方法。没有人在想该用什么工具。举个例子来说,我们也许可以抽取生还者的血液,处理过后,再将血浆注入人体内来保护没得病的人。但是这个方法从来没有试过,
 
所以有很多事都还没来得及做。而这的确是全球性的失败。世界卫生组织的目的是来监视流行病,而不是来做我刚讲的事。但是在电影中演的剧情又是另一回事。有一群很英俊的流行病学家准备就绪,他们到了疫区拯救了大家,但这是纯好莱坞的剧情。
 
我们的准备不足,可能会导致下一场疫情,比埃博拉病毒的危害更严重。让我们看看埃博拉病毒在过去一年中的发展。大约死了一万人,所有的死者都在西非的三个国家里。之所以没有扩散的原因有三个。第一个是卫生工作人员作的很多英雄事迹。他们找到很多病人并防止了更多人得病。第二个是病毒的特性,埃博拉病毒不是靠空气传染的。等到你有足够的传染力时,大部分的人已经病得卧床不起了。第三个是因为病毒没有传到城市区。这纯粹是运气好。如果病毒传到了城市区,那么死亡的人数绝对不止于此。
 
所以下一次我们可能不会这么幸运了。有的病毒可能让你毫无察觉,但当感染病毒的人乘飞机或者去逛商场,他们其实已经具有一定的传染力了。此外病毒的来源可以是天然的,像埃博拉病毒,或是由生物恐怖攻击产生的。所以可以让疫情惨上千倍的病毒是存在的。
 
事实上,让我们来看看一个病毒由空气传染的模型,像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疫情有可能像这样发展:病毒会以很快的速度向全世界蔓延。你可以看到全球有三千万人死于这个疾病。这就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绝不应该忽视。
 
 
但事实上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很好的反应系统。我们可以利用所有发展至今的科技和科学。我们可以用手机来收集信息和发布信息。我们有卫星地图可以看到人们在哪里和往哪移动。我们在生物学上也有进展,这可以大幅缩短我们找到病原的时间,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出解药和疫苗。所以我们是有工具的,但这些工具必须统合在一个全球健康系统下。此外我们必须处在准备好的状态。
 
而我们如何做好准备,最好的例子还是来自于备战。对军人来说,他们是随时随地都准备好要投入战争的。我们还有预备军人,能使备战人口大量增加。北约组织有个机动小组,可以很快地行动起来。北约组织有很多战争游戏可以测试人员是否已训练有素?他们是否了解燃油,补给和相同的收音机频率?是的话,那么他们就已准备好了。这些就是面对疫情时我们该准备的事。
 
关键的项目有哪些?第一,在贫穷的国家里必须有发达的卫生系统。母亲们可以安全地生小孩,小孩们可以接种疫苗。我们也可以在很早的阶段侦查到疫情的暴发。我们需要后备的医疗部队:还有很多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随时准备好能带着他们专长到疫区。我们可以用军队来配合医护人员,利用军队移动迅速的特性,来进行后勤运输和维持安全。我们也需要进行一些情境模拟,不是进行战争游戏而是进行病菌游戏,看看防卫漏洞在哪。上一次的病菌游戏是在美国进行的,那是在2001年了,进行得也不是很顺利。目前病菌得一分人类零分。最后我们在疫苗和病理学上还需要很多的研发工作。在某些方面例如腺相关病毒上,我们已经有了相当的突破,这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生效。
 
我目前没有明确的预算这到底需要多少钱,但是我确信跟损失比起来是比较便宜的。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如果我们有流感的疫情暴发,全球经济会损失三万多亿美元。我们还会可能有千百万人员的死亡。跟仅仅只是准备好比起来,这些额外的投资会带来显著的益处。基础的卫生保健,研发,可以促进全球健康的平衡发展,让这个世界更健康更安全。
 
所以我觉得这非常重要重要。刻不容缓。不需要惊慌。我们不需要囤积面罐头或是躲到地下室去,但是我们必须急起直追,因为时间有限。
 
事实上,要说这场埃博拉病毒的疫情带来了什么正面影响的话,那就是提早响起了警报,让我们觉醒并做好准备。我们如果即刻开始准备,那么在下一场疫情来临前我们是可以准备好的。
 
谢谢大家。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