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远 > 中美经贸摩擦(四):美国贸易赤字的实质是金融盈余

中美经贸摩擦(四):美国贸易赤字的实质是金融盈余

美国的贸易赤字,实质是美国的金融盈余,这二者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不可能分割的。
 
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摩擦,最重要的理由是美国对华贸易的巨额赤字。基本的情况是这样,过去这二十几年,美国对华贸易一直是赤字的。根据美国的统计,2018年对华赤字是4100多亿美元(4191.62亿),占美国贸易赤字总额的2/3(66.78%)。
 
 
图1显示了1990年以来的中美贸易的情况,可以看到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都是赤字的,而且赤字越来越大。今天我们要说清楚的问题是:
 
一,美国对华贸易赤字,形成机制是什么?实质是什么?
 
二,在讨论清楚前一个问题的基础上,我们再来进一步回答,美国的赤字,应该怎么解决?应该怪到中国人头上吗?
 
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美国的贸易赤字,实质是美国的金融盈余。因为美国的华尔街太强大,金融资本太强大,充当了全世界的银行家和投资家,赚取全世界的金融盈余。美国的贸易赤字,根源在华尔街,根本的原因是自己的金融盈余,要怪只能怪自己的金融业太强大。美国要消除贸易赤字,就要同时消除自己的金融盈余,甚至是美元的国际地位。这是美国自己的左右互搏,和其他人没多少关系。
 
为了系统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看这个贸易赤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怎么形成的。
 
简单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就是美国从中国买的货物和服务的总价值,超过中国从美国买的货物和服务的总价值。或者简单说,美国从中国净购买。这个净购买,给中国创造了收入,创造了就业,美国的产业工人,因此失去了一部分就业和收入。这个,是美国发动贸易摩擦的理由。
 
特朗普多次这样表态。比如,特朗普曾经公开说“我宣布对中国加税,直到中国停止欺骗我们的工人,停止偷取我们的工作岗位”[1],“中国多年窃取我们知识产权、工作和财富的状况应该终止了”[2]。要知道,特朗普能当选总统,“铁锈区”的选民贡献很大,这些人当中的一部分,因为全球化而失去工作。特朗普为了这些选民,挑起对华贸易摩擦,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个理由看起来很顺,但是真的是这样吗?其实完全不是。特朗普这样做,完全是找错了对象。待会儿我跟你讲,特朗普应该找美国的金融资本家,让他们分出一部分利润,比如多交些税,提高产业工人的福利。
 
为了理清这个问题,我们只需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美国从中国的净购买,是用什么支付的?答案是美元。那么美元是从哪里来的?是美国人印票子印出来的,俗称“绿背”(green back)的钞票。这个钞票背后有真金白银吗?可以兑换黄金吗?答案是不能。那么中国人拿着这个美元能干啥呢?答案是买美国的东西,用不完,或者没东西买,或者买高科技产品人家不卖给我们,就只能买美国的国债。
 
话说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了。美国人通过印刷一种叫做美元的纸,印刷成本几乎为零,就可以买中国工人辛辛苦苦制造的商品,不仅不用还钱,还反过来指责中国贸易顺差,抢了美国工人的饭碗,这个逻辑怎么看,都觉得哪里不太对。
 
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们进一步来看资金的流向。大家都知道我们有很多外贸盈余,最后形成了大量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就是买了美国的债券或者股票,回流到美国去。也就是说,美国人印的钱,买了中国制造的商品,流到了中国,中国人没地方放,干脆还放在美国,于是这个钱又回流到美国。
 
那么美国人拿这个钱干什么呢?这个问题就更有意思了,答案是投资到中国。美国人通过贷款或者股权投资,把这个钱呢,又投资到中国,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形成债券或者股权,赚取利息或者分红。
 
你看,美国人其实通过印刷美元,赚了两道钱,第一道是用这个美元买中国的商品,第二道是拿回流的美元投资,赚取利息或者分红。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还不止两道,而是无数道,因为这利息或者分红还能再投资回来,继续赚利息或者分红,这样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故事讲到这里,资金的循环全流程就大致清楚了。稍微概括一下,我们可以提炼出两个观察。
 
观察(一):美国的贸易赤字,实质是美国的金融盈余。因为美国在金融行业有巨大的比较优势,所以通过金融业的循环往复的操作,就可以赚很多钱。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企业和工人都受益了,美国的金融资本家也受益了。那么,谁受损了呢?就是没有参与这个循环的人受损了,也就是美国的一些产业工人受损了。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的一些产业,特别是制造业,转移到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去,美国相关产业的工人受损了。
 
说到这里,你就发现了,美国的贸易赤字,其实美国总体上并没有吃亏,而是占了便宜,占便宜的是美国的金融资本家,但是这些人不说话。美国的工人吃了亏,于是就大嚷大叫,让政府替他们出头。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于是美国政府就替这些受损的工人出头。
 
那么,出头的结果是什么?会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吗?答案是很难。因为一旦美国的贸易赤字减少,其实是美国的金融集团通过运作美元资本得到的收益减少。这时候,金融集团又会出来游说美国政府,来争取对他们有利的政策。
 
所以,美国的贸易赤字,实质是美国的金融盈余。要减少贸易赤字,同时就要减少金融盈余。手心手背都是肉,美国到底要怎么割舍?最后只能是看哪个孩子的哭声响亮。
 
目前,是产业工人的哭声响亮,金融资本家集体失声,于是美国的政策,是拿贸易赤字说事,逼着中国减少赤字。万一赤字真减少了,金融资本家的利益就受损了,那时候他们的哭声就会想起来,美国政府又会回过来照顾他们的利益。
 
除了美国的金融资本家,美国的跨国公司也是从全球化中受益的。跨国公司可以全球采购,全球配置供应链,降低了成本,增加了利润。但是呢,这个利润主要由公司股东和高管分享,产业工人基本拿不到,失业的工人更拿不到。
 
所以,看来看去,贸易赤字是美国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事情,中国不过是替罪羊。美国要是真有担当,应该在国内解决这些问题,通过对金融资本家和富人征税,保障产业工人和穷人的社会福利,而不是把国内的矛盾转嫁给贸易伙伴。
 
半个世纪前,美国有位著名的政客,叫做约翰·康纳利(John Connally),他是尼克森总统时期的财政部长,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叫做:“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 The dollar is our currency, but it's your problem)。其实,换个说法,也是对的,而且更加准确:“我们的赤字,你们的问题”。美国是当今世界的领导者,能够把国内问题转嫁出去。没有实力对抗的时候,就只能逆来顺受,委曲求全,比如几十年前的日本就是这样。
 
观察(二):美中贸易赤字,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产物。
 
美国的金融业之所以能够全球运作资本,而不是仅仅在国内运作资本,就是因为各国的经济和金融是一体化的。美国的金融业,不再仅仅面向国内,给国内贷企业融资,同时面向全球,给全球企业融资,同时收取服务费。
 
以前的产业分工,是主要在国家的边界线以内进行的,一个国家的银行主要服务本国的企业。过去这20多年,全球经济、贸易、金融逐渐融合,产业分工在跨越国境线的。这产业分工,也包括金融业。美国、英国等国家,由于在金融业有强大的比较优势,慢慢替全球提供金融服务。
 
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发展中国家成本低,一些中低端的制造业就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于是呢,美国就出现了所谓的“产业空心化”。其实,美国的产业并没有空心化,只是没有比较优势的、高成本的制造业转移了。有比较优势的金融业,反而更加强大了,因为他们从美国的银行家,化身成全球的银行家,在全球范围内运作资本。
 
所以说,美国的贸易赤字,无非就是金融盈余,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产物。在封闭经济中,每个行业都只能和国内贸易,既不会有既国际盈余,也不会有国际赤字。这些都是美国大学里教的基本经济学,看来特朗普没有学过。
 
进一步,既然贸易赤字和金融盈余都是经济一体化的产物,美国要逆转贸易赤字,不就是要逆转全球化吗?在底层的逻辑上,这个问题绕不过去。
 
其实在美国的学术圈,政策讨论圈,对这个问题是很清楚的。前沿的经济学文献里,有一支文献专门讲美国因为在金融业的比较优势,实际上是全球的银行家,甚至是全球的风险投资家,拿着全球的钱,在全球进行金融投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仔细看的话,美国的学术圈,金融圈,顶尖的智库团体,对于特朗普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总体上是很沉默的(比如伯南克Ben Bernanke),就是因为明白这背后的道理。很多知名的学者,甚至公开反对川普的对话政策,比如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罗伯特·席勒(Robert J. Shiiler)、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J. Sargent)、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耶伦(Janet Yellen)、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等等。这些人都不是默默无闻之辈,要么是诺奖得主,要么是财经政要。美国著名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e),也公开反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美国虽然强大,但总大不过最底层的逻辑。特朗普这样做,迟早会迎来反弹。
 
今日要点
 
1. 美国的贸易赤字,实质是美国的金融盈余,这二者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不可能分割的。美国要减少贸易赤字,就要同时减少金融盈余。
 
2. 美国金融业有巨大的比较优势,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充当了全球的银行家。只要这一点不改变,美国的贸易赤字就不会改变,不是和中国的赤字,就是和其他国家的赤字。
 
3. 美国应该通过健全国内的社会保障制度,保障在全球化中遭受损失的产业工人,而不是把国内矛盾转嫁给贸易伙伴。
 
[1] I just announced that we'll increase tariffs on China and we won't back down until China stops cheating our workers and stealing our jobs, and that's what's going to happen, otherwise we don't have to do business with them. 2019年5月8日,特朗普对佛罗里达州支持者的集会上发表以上观点。
 
[2] We are now making it clear to China that after years of targeting our industries, and stealing our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 theft of American jobs and wealth has come to an end. 2019年2月6日,特朗普在年度国情咨文演讲时,发表以上讲话。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