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远 > 历史胶片中的2018

历史胶片中的2018

一个民族的韧性,不在于波峰的顺风顺水,而在于谷底的百折不挠。
 
当然,还要有运气。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不是香帅昨天提醒,我都忘了该写点什么。
 
昨晚关上房门,开始构思这篇稿子,竟鼻子一酸。
 
2018,上天给了我两件礼物。
 
年初的时候,宝宝安然来到这个世界。
 
第一次见到宝宝,是在医院的走廊里,身材好小,用力生长,却依然掩不住灵气逼人。那一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感谢走廊里的阿姨,可怜一位天天跑医院的父亲,告诉我只要在那里等,就能见到。
 
再次感谢所有的医生、护士、朋友,帮我们一家,度过生命里最慌乱的日子。
 
看着宝宝一天天成长,看着他翻身、爬行、站起、笑容绽放,莫名的欣喜,生命如此奇妙。感谢宝宝,看着你成长,是如此美妙的体验,爸爸学到好多。
 
 
2018,上天给我的另一个礼物,是让我明白一件事情:世界在变,彻底改变。
 
2018,悲观蔓延。中美贸易战,经济在下行,企业在破产,房子那么贵,这世界终究是在变好,还是在变坏?批评的声音,弥漫在空气的每一个缝隙里。
 
批评经济下行的人,似乎忘记了,正是他们,换一个会场,就批评经济增长方式不可持续。
 
担忧中美贸易战影响出口的人,似乎忘记了,正是他们,呼吁中国经济不能依赖出口。
 
2018,没那么坏。今天的一切,都是为过去的疯狂还债。
 
2007年的时候,GDP增速达到疯狂的14.2%。面对这个数字,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会感到恐惧。有常识的官员,会感到羞愧。因为,我们在不负责任,我们在寅吃卯粮,我们在消耗子孙的福祉。
 
2007年,是新世纪以来最坏的一年。可是,那一年,你只听得到纸醉金迷的歌声。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说的不是2018,而是2007。
 
2008年的时候,全球金融危机本是天赐良机,是上天赐给我们的调整机遇。可是,却出了个4万亿。天使与魔鬼,天堂与地狱,一念之间。
 
今天的一切,都是为之前的荒唐还债。这一还,就是十年。
 
一个民族的韧性,不在于波峰的顺风顺水,而在于谷底的百折不挠。当然,还要有运气。
 
这一次,上天再次站在中国这一边。
 
1990年代以来的互联网技术,在金融危机以后的2010年左右,终于成熟。曾经被人嘲笑的阿斗,像亚马逊、苹果、阿里巴巴、腾讯,都已经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领舞。而这一切,不过用了短短十几年。
 
找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你关上房门,端一杯酒,点一支烟,问问自己,你知道20年后的技术会发展成什么样吗?你不知道。你知道20年后的世界什么样吗?你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今天的技术模式、生活模式、商业模式,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迅速改变。基于过去经验的一切批评,最多是善意的担忧。
 
面对未来,我们只能谦卑。
 
中国的移动支付笔数,超过世界的一半。中国的数字金融,在蛮荒中野蛮生长。这种野蛮,是新物种以一种蛮横的方式宣告其生命力。得金融者得天下,你在担忧什么?
 
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超过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得新经济者得天下,你在担忧什么?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决定人类历史进程的,只有科学知识。其他一切,都是浮云。
 
今天,我们正在历史的快车道上。历史的胶片,正在以倍速前进。这时候要做的,是防止超速翻车,而不是用显微镜去寻找历史的瑕疵。
 
面向未来,我不会回头,为落花垂泪。
 
2018,因为参与了香帅的「得到」课程,为我打开了一扇窗。亲身的体会让我明白,互联网是世界上最大的课堂,教育的方式已经转变。因为知识的无限普及,在世界的无数角落里,静静地蹲着无数个普通的天才。
 
2018,在历史的胶片上,孕育着崭新的开端。
 
谢谢,再见!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