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远 > 贫穷的根源

贫穷的根源

 
因为起点的巨大差异,竞争机会才不均等。落后地区小孩的竞争劣势,是社会对他们的负债。
 
网上传来一个视频,四川大凉山的小孩子,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诉说自己家的故事,爸爸妈妈吸毒、残疾、坐牢、早逝、逃离,家里只有爷爷奶奶干活。这样的故事,从孩子们的嘴里说出来,看着他们流泪的面颊,希望的眼神,让人心酸,催人泪下。
一个做教育的朋友说,七八岁的时候,孩子们对世界的希望还没有破灭。到了10多岁,贫穷和苦难种下的种子,就会变成绝望甚至仇恨,世界的自私、伪善、欺骗、冷漠,就不会再被原谅。吸毒、坐牢、抛弃儿女的故事,就会重演。贫穷和怨恨,就像病毒,会传染。
 
众生皆苦。我们可以责怪他们的父母不努力、不上进,我们可以说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可怜人必有可恨处”。可是,这些都只是几岁的小孩。所有的可恨之处,暂且与他们无关。
 
这些孩子,和其他的小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她们缺的,是平等的机会。她们没有基本的教育,甚至营养可能也不太够,更不要提各种课外知识、辅导班、夏令营。他们,是真正输在了起跑线上,甚至没有机会参加人生漫长的赛跑,至少不在一个赛道上。
 
 
生于斯,并不是他们的错。禁于此,他们也无从选择。世界,欠他们一个起码的公平。代代相传,他们的父母,那些今天的吸毒、坐牢、早逝、抛弃儿女的人,可能就是他们的未来。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稍微公平友善的世界。比如,可以不局限在大凉山的村里,可以到大一点的镇子念书,可以有好一点的餐饭,可以有好一点的老师。国家每年那么多扶贫款,动辄百亿计,做到这一点应该是有可能的。
 
靠山吃山。大凉山的贫穷,与当地的产业和收入有关。倘若当地的收入低,产业起不来,何妨让人们到大一点的城市?
 
当今世界的产业和收入,集中在城市里,特别是大城市里。山村的贫穷和落后,是一种必然。扶贫之根本,在于让人们去拥抱城市。那里,是财富和收入之源。在那里,他们的体力和劳动,会得到更好的定价。
 
有人告诉我,山里的人、少数民族的人不适应城市的生活,特别不适应大城市的生活。落后地区的人到了城里,因为竞争上的劣势,还会回去,沿着河流,沿着铁轨走回去。
 
我相信有些人会回去,也相信会有人留下。问题是,要给人家这样的机会,创造这样的便利,让他们留下。有一个人留在城里,扶贫就解决了一个人。
 
倘若深挖,不妨问一句,为什么他们有如此之大的竞争劣势?终究,还是起点的不公。科学发展到今天,我们已经知道,“性相近、习相远”,人们的基因差异不大,后天的学习改变很多事情。因为起点的巨大差异,在城里的竞争机会才不均等。他们的竞争劣势,是社会对他们的负债。
 
我们不能空想,无法想象一个完全公平的社会。我们甚至无力去帮助他们那些贫穷、绝望、吸毒的父母。但是,人皆有怜悯之心,倘若我们能做什么,就是尽力给他们一些起点上的公平,以减缓贫穷的传递,怨恨的蔓延,留下孩子们眼中的亮光。
 
 
最后,摘录一些孩子们口中的话。这些话,也许有编导的润色,但无需去怀疑蓝本的真实。
 
“我爸爸去打工了,我奶奶和爷爷在家里干活。”“你妈妈呢?”“我妈妈去世了。”
 
“我家爸爸妈妈死了,只有爷爷奶奶。”
 
“爸爸,抽鸦片,去世的。”
 
“出生后过了6个月,爸爸就被警察抓走了。”
 
“我小时后只有两三岁(爸爸)就去世了,妈妈也就不要我了。”
 
“爸爸,嗯,吸毒,不知道他在哪里,爸爸吸毒失踪了。妈妈,妈妈,妈妈也是个残疾人,不会弄,不会干太多的活。”
 
“我姐姐才二岁的时候,我爸爸就坐牢了。现在我,妈妈在干活,爸爸还在坐牢。”“那你对你爸爸还有什么印象吗?”“没有了”。
 
最后,谈到梦想时,一个孩子说,“要赚钱,赚很多的钱,养爸爸妈妈。”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