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远 > 忧心忡忡的粮食 | 增加粮食进口 确保粮食安全

忧心忡忡的粮食 | 增加粮食进口 确保粮食安全

1.粮食问题莫要自乱阵脚
 
粮食安全问题,本是老生常谈。有识之士,早就知道中国人完全能够养活自己。早在1994年莱斯特·布朗来中国发表耸人听闻言论的时候,国内就有众多学者指出布朗的计算中存在漏洞,最严重的就是忽视了技术进步能够带来粮食产量的快速增加。20年之后,事实给出了非常清楚的结论:即便完全不进口,中国的粮食产量也完全够吃了。
 
尽管如此,布朗先生的言论还是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深刻影响了事关十几亿人口的土地和农业问题的决策。这种影响迄今依然存在,2014年粮食安全问题还上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头条,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对当前的土地制度改革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无他,国以农为本,民以食为天,粮食安全是改革的“底线”。一旦涉及这个“底线”的问题,大家就一百二十个小心。
 
小心没有错,但是解决问题还是要基于事实和分析,不能自乱阵脚。否则,本来没有问题的地方,也会冒出问题来。为了便于把问题看清楚,不妨把粮食安全的问题分解开来看。
 
其一,这世界上的粮食够不够吃?不够的话,那就要小心了,抓紧囤点粮食,有了粮食也千万别出口,挖个地窖埋起来。闲来无事开点荒,以备不时之需。
 
其二,倘若世界粮食产量足够,我们应该在多大的程度上进口粮食?进口粮食会不会成为粮食安全的隐患?会的话,那还是要坚持粮食高度甚至完全的自给自足。
 
2.科技改变生活:粮食增长快于人口增长
 
先来看第一个问题。马尔萨斯于1789年发表的《人口论》,对人们的思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反过来说,其实这种影响反应了长久以来人们对于粮食问题的深深的焦虑。你看,人口增长很快的,土地面积是给定的,人们自然会问:粮食会不会不够吃?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人类,不时爆发的饥荒、战争反倒是人口被动减少、达到平衡的一种手段。
 
不过,就在马尔萨斯发表《人口论》之后不久,情况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大约在1760—1850年间,工业革命爆发了。工业革命之后,以及伴随着工业革命,农业技术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机械化、良种培育等,这些技术进步增加了播种面积,提高了粮食单产。在漫长的积累以后,农业生产率已经大幅提高。
 
重要的是,这些技术进步不仅提高了粮食的产量,而且使得粮食产量的增速大幅提高,超过了人口的增加速度。这样一来,马尔萨斯的人口悖论,就失去了现实基础。不过,思维的转变总是滞后的,马尔萨斯的言论,迄今依然影响着人们的思维。
 
当然,这不是说人类从此就告别饥荒了,饥荒依然不时发生。但是根据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的研究,发生饥荒的时候,粮食总量往往是够的,出问题的是粮食分配机制,使得一部分穷人极度缺乏粮食而面临饥荒。此时政府和其他机构的作为就显得格外重要——是理顺市场供应,保障基本口粮,还是屯粮不放,对贫困人口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情。阿马蒂亚·森研究的案例,包括他本人幼时经历的孟加拉大饥荒,也包括我国的“三年自然灾害”。古语曰:“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看来阿马蒂亚·森同志深得此话的精髓。
多说无益,看几个数字吧。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人类经历了难得的、较长的相对和平时期,加上19世纪以来科技、医疗的进步,人口快速增长。据估计,世界人口在1804年左右突破10亿,在1927年突破20亿,1945年二战结束时在23亿左右,此后开始加速增长,在1960年、1970年、1980年、1990年分别增长到30亿、37亿、44亿、53亿,每十年增加8亿。世界人口在1999年突破60亿,2011年突破70亿,目前大约71.9亿。
 
二战结束以来,人口大约增加了50亿,超过当时人口总量的两倍。人口增加了这么多,粮食够吃吗?图1显示,二战以来世界粮食产量快速增长,总产量从1961年6.7亿吨增加到2013年的27.5亿吨,大约翻了两番。在此期间,世界人口从31亿增加到71亿,翻了一番多一点。也就是说,粮食产量的增速远远快于人口的增速。因为粮食产量增速快于人口增速,人均粮食产量显著增加,从1961年的216公斤增加到2013年的387公斤,增长了80%。
3.世界粮食实际价格趋于下降
 
人均产量增长了80%够不够吃?用什么标准来评判?会不会因为收入增加了,人均的粮食消费量大幅增长,反而不够吃了?看起来不会,马上可以列出的理由就有三条。
 
第一,其他一切条件不变,人们至少可以用1961年的方式饮食,这样至少可以保障温饱,此外还有很多富余粮食。1961年没有全球范围内的饥荒的话,现在更不应该有。
 
第二,上面的数字只包含粮食,不包含其他食品,其他食品包括肉类、禽蛋、蔬菜、水果、水产品,这些都可以为人体提供营养,替代粮食,或者说可以“换算”成粮食。
 
第三,也是最直接的理由,来自日常生活中的观察。现如今,饥荒早就不是人们日常关注的话题了,取而代之的,是减肥。电视上最常见的广告是减肥广告。
 
上述都是不动用经济学就可以马上给出的理由,经济研究至少提供了两条额外的证据。首先,统计规律上,随着收入增加,食品消费在收入中占比是减小的,这就是著名的恩格尔定律。深层的原因在于,人体对于食物的需求很快就达到了生物意义上的饱和,更多的食物消费并不能带来更多的生物意义上的效用。收入提高以后,人们对粮食的额外需求其实很有限——吃太饱会撑的,不仅不舒服,还会导致各种疾病。
 
其次,全球粮食供给超过需求的最好的证据体现在粮食价格的长期变化上。倘若供不应求,我们应该看到粮食价格的相对上升;倘若供大于求,我们应该看到粮食价格的相对下降。这是简单的供求分析,并不需要任何复杂的假设和推导。
 
表1比较了1957年和2014年四种主要粮食作物的实际价格。所谓实际价格,就是调整了物价指数,把通货膨胀的因素剔除掉,这个价格是大致可比的。小麦价格从1957年的609美元/吨下降到现在的280美元/吨,降幅超过一半。玉米价格从557美元/吨下降到182美元/吨,下降了2/3。大豆价格从863美元/吨下降到463美元/吨,下降了将近一半。大米价格从659美元/吨下降到410美元/吨,下降了超过1/3。综合起来看,世界粮食实际价格降幅超过一半,达到51%。
这样规模的降幅,不是任何统计误差能够解释的。仔细看时间序列的变化,粮食价格的下降不是一两年偶然的现象,而是长期以来一贯的趋势。图2显示,1957年以来,这四种作物的实际价格都有明显的下降趋势。虽然这一趋势被一波又一波的通货膨胀浪潮打断,但是总体向下的趋势并不改变。
比如,1973年左右粮食价格经历了一次大幅的上升,粮食价格大概上涨了200%。这与当时的石油危机和严重通货膨胀有关。严重通胀之下,储存粮食成为一种规避通货膨胀的手段,因此短期内对粮食的需求上升,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其后,价格上升导致农场主的种植积极性增加,粮食供给增加,且超过了总需求的增加,以前的存粮又要拿出来卖,进一步增加了供给,所以粮食价格反而会加速下行。
 
再比如,2008年左右粮食价格又经历了一次显著的上升,这次又和全球通货膨胀和石油价格的上涨有关,存储粮食依然是粮价快速上涨的一个推手。此外,此时生物技术已经长足进步,粮食可以用来生产生物能源,替代昂贵的石油,成为粮价上涨的又一推力。其后,随着油价下降,粮食产出增加,粮价又一次快速下行。
 
世界粮食价格的下降趋势和世界范围内很多土地都处于休耕状态是逻辑上一致的。倘若粮食真的不够吃的话,粮价会涨,休耕土地的耕种频率会提高,产量可以进一步增加。休耕的土地,无非是粮食的潜在供给。正是这大量的潜在供给,才导致了粮食价格的长期下降趋势。
 
4.扩大粮食进口,保障粮食潜力
 
上文所述,是关于粮食生产的一点常识。归结为一句话,就是农业技术的大幅进步导致粮食产量大幅增加,增速超过人口增速,这样粮食总供给超过总需求,粮食相对价格下降。因此,在世界范围内,并不存在总量意义上的粮食缺口。
 
那么,存不存在“结构性”问题?当然是有的。世界这么大,这么多国家,耕地的分布不可能均匀,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国地广人稀,人均耕地很多,日本、韩国、英国等国人均耕地很少。具体到我国,人均耕地只有1.5亩,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用7%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
 
任务如此艰巨,问题是怎么办?目前的情况是,我们7%的耕地养活了22%的人口,基本做到了粮食的自给自足。这几年我们的粮食进口有所增加,但主要是进口大豆,大米、小麦、玉米依然是基本自给的。因为大豆价格高,单产低,单位运输成本低,故多进口大豆,少进口其他谷物其实是个理性的选择。
 
在欢欣鼓舞的同时,我们也要多个心思问一句:这是最好的策略吗?这么少的地生产这么多的粮食,是否意味着我们的耕地会不堪重负?农业生产要用很多水,我们国家水资源也很紧张,是否意味着我们也过度消耗了我们的水资源?
要回答这些问题,不妨认真思考一下“粮食安全”这个术语的真正含义。稍微转个弯子就知道,粮食安全在大多数时候不是个问题,只是在特殊情况下才可能是个考虑,比如自然灾害,比如战争。
 
在发生自然灾害的情况下,粮食产量未必大幅减产,因为农时可以调整,灾后可以抢种。经验证据上也不支持自然灾害会导致粮食大幅减产,至少大多数时候并不是这样,而小幅减产并不会威胁粮食安全。本来吃一斤,灾害时吃八两,并不会威胁健康,可能反而有利于身体健康。即便真的遇到粮食显著减产,也可以通过增加进口、国际援助等办法缓解短期的粮食缺口。因此,自然灾害并不成为粮食安全的一个主要威胁。
 
人们的主要担忧,还是来自大规模的国际纷争,使得粮食进口成为不可能,或者成本太高,影响国计民生。那么,如何应对这种潜在的危险?
 
既然是潜在的威胁,就要用“潜力”来应付。我们要的并不是已经实现的粮食产量,粮食生产出来吃不完的话,要储存,会发霉,损耗很大,反正是与“潜力”无关了。真正要的是在需要的时候的粮食生产潜力,包括农业技术、土地肥力、水资源储备。
 
倘若一味追求每年的实际粮食产出,而过度消耗了土地肥力和水资源,则是南辕北辙了。到了真的需要这些“潜力”的时候,却发现潜力已经消耗殆尽,岂不呜呼哀哉?相比较而言,美国等国家普遍实行的休耕政策,土地每两年或者三年才耕作一次,才是真正有助于保障粮食安全的措施。
 
所以,保障粮食安全,既不需要、也不应该追求每年的粮食自给。相反,应该合理进口粮食,保护本国耕地的数量和质量,防止过度消耗耕地和水资源,保障粮食生产潜力。
坊间流传这样一句话,据说是一位老干部说的:粮食是用土地和水生产的,进口粮食就是进口别人的土地和水,相当于拿钱买别人的领土,现在打仗占领别人的土地很难了,就拿钱买吧。据说当年就是这句话使得我们转变思路,开始进口粮食。不愧是老干部,弯子转得挺快。
 
不过,据说进口发生在1984年。那年我们粮食大丰收。
 
推荐 14